快捷搜索:  

西安外环高速项目部临时用地复耕覆土,遭鄠邑区村干部索要“天价过路费”

西安外环高速(南)通车已近半年,鄠邑区部分的(de)修路项目部拆除后被占用耕地的(de)复耕覆土却受到阻拦。当地村书记与村民竟无故索要复耕工作的(de)施工方近163万元,不顾即将到来的(de)小麦秋播季节阻挠施工,施工方为了尽快复耕无奈已支付27万余元,现在仍因无力支付剩余钱款无法继续复耕工作。高速通车,项目临时用地复耕受阻
粮食生产关乎民生,因此保护耕地一直是(shi)我(wo)国的(de)一项基本国策。建(jian)设(she)项目施工临时占用耕地本应尽快复耕,近期鄠邑区的(de)一处复耕工作却因当地村民阻挠而难以进行,复耕工作的(de)负责人(ren)党东就因此事向我(wo)们(men)求助。
据他(ta)介绍,西安外环高速的(de)建(jian)设(she)方在项目建(jian)设(she)时曾临时租用鄠邑区秦渡镇街道办秦中村136亩耕地,用于建(jian)设(she)项目部与搅拌站等修路所需配套设(she)施。在外环高速施工完成2022年3月开始通车后,临时用地的(de)项目部、搅拌站等拆除与恢复原有耕地功能的(de)土地复耕工作发包给王鹏与党东等人(ren),于5月进场开始施工。
党东说:“土地租赁费与道路维护费都交过了,按法定程序本不应再有其他(ta)费用,但是(shi)从开始拆除工作起,我(wo)们(men)施工方就受到秦中村村民的(de)阻挠。当时邻村扶托村村民杨东给我(wo)们(men)说,给他(ta)3万就绝对(dui)不会有人(ren)再阻挠施工,有点类似保护费的(de)意思,迫于无奈我(wo)们(men)同意给钱,把价格协商到2万5千后我(wo)们(men)付了现金。”
此时,施工方还不知道这2.5万只是(shi)一个开端。
协议之外 仍索取巨额道路维修费
“运输物料的(de)渣土车要经过邻村扶托村,不仅是(shi)进行复耕工作时会经过,修路的(de)几年也是(shi),道路维护费早就付过了。长期使用导致扶托村的(de)出村路路面局部损坏,所以外环高速建(jian)设(she)方还与扶托村签订了无偿修补道路的(de)协议,没想到在这之后扶托村村书记张少佳(音)仍以道路损坏为由向我(wo)们(men)索要了8万元。”
党东向我(wo)们(men)展示(zhanshi)了两张金额分别为5万元与3万元的(de)收据,收款时间(shijian)均为5月18日。外环高速建(jian)设(she)方与扶托村签订的(de)无偿修补道路协议

外环高速建(jian)设(she)方与扶托村签订的(de)无偿修补道路协议

废料清运工作结束后就是(shi)最后收尾的(de)耕地黄土回填工作了,但施工方竟遇到了更大的(de)难题。
复耕协议显示:复耕面积130亩,覆土69264方。党东一脸无奈地告诉我(wo)们(men):“回填的(de)69264方黄土大约要拉土车拉2700车,为此秦中村村书记程小菲竟要求每拉回一车黄土就要向秦中村付300元,土是(shi)我(wo)们(men)自己拉的(de),但不给钱村民就不让拉土车把黄土倒进来。而且他(ta)们(men)还要盯着拉土车倒土,每天索要1200元工资,这些钱加到一起一共要82万左右。”向扶托村村书记付的(de)共计8万元的(de)收据

向扶托村村书记付的(de)共计8万元的(de)收据

眼看小麦的(de)秋播季节即将到来,为了能尽快复耕,施工方一次又一次向程小菲与其他(ta)村民妥协。
党东回忆:“我(wo)们(men)的(de)拉土车前后一共运了5个晚上,8月6号晚上因为村民阻挠难以协商只倒了15车土,8月8号晚倒了112车,8月9号晚倒了120车,8月10号晚倒了127车,8月11号晚倒了161车。加上他(ta)们(men)索要的(de)工资和其他(ta)费用,我(wo)们(men)一共支付了169200元。”
漫天要价,途经道路架设(she)限高杆
此时施工方为了复耕的(de)顺利进行已向两村支付了274200元,但复耕工作的(de)完成依然遥遥无期。
施工方另一负责人(ren)王鹏向我(wo)们(men)讲述:“当时阻拦拉土车的(de)人(ren)里有一个开着宝马车的(de)秦中村村民肖渊博,他(ta)以公路建(jian)设(she)方曾委托他(ta)办理土地复耕手续为由向我(wo)们(men)索要40万元,但实际他(ta)并没办到手续,办理手续本来也不需要花钱。秦中村的(de)勒索已经让我(wo)们(men)无力支付,此时扶托村竟也索要我(wo)们(men)30万”。
一段录音显示,“15万给张少佳,15万给杨东”,因为没给钱, 扶托村在道路上设(she)限高杆阻拦拉土车通过。
村民们(men)索要的(de)已经支付和没有支付的(de)总额接近163万元,施工方前后与村民们(men)的(de)协商通话录音多达30余条,面对(dui)如此巨额的(de)勒索,党东感叹:“我(wo)们(men)出了血,还要挖肝掏心。”
如今,小麦秋播季节即将到来,复耕工作却难以继续。
来源:八处壹号 陕西政法新闻(xinwen)
原标题:《西安外环高速项目部临时用地复耕覆土 遭遇村干部索要“天价过路费”》
西安外环高速项目部临时用地复耕覆土,遭鄠邑区村干部索要“天价过路费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42人留言! 共有:94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